【官方物流】巍巍淮堤保安瀾

千里淮河,險在中游。

這與淮河的奇特地形有關。從源頭至河南、安徽交界的洪河口為上游,地面落差178米。而從洪河口至洪澤湖出口中渡長達490公里的中游,地面落差僅16米,且河道狹窄彎曲,支流眾多,洪水宣泄不暢,難以迅速流向下游。歷史上,沿淮淮北平原窪地常常發生大面積洪災。

在新中國治淮70年中,經過持續建設整治後,淮河大堤愈發堅固,將滾滾洪流牢牢鎖在兩岸之間,成為淮北大平原的“生命堤”、百姓的“幸福堤”。

千里長淮築堤護家園

“今年7月18日,壽縣防汛指揮部發布通告封堵了城門,阻止洪水倒灌進城內,保護了城內3.7平方公里12萬人民羣眾的生命財產安全。”安徽省淮南市壽縣河道管理局局長黃永祥在保留完好的壽縣古城牆下,指着東門賓陽門説。

壽縣古城在淮河南岸,由於地勢低窪,容易受洪澇侵襲,封堵的賓陽門擋水是壽縣防汛傳統。城中居民聽老人們説,解放前,發洪水時人們可以坐城牆頂上在洪水裏洗腳。“壽縣曾是戰國晚期楚國的都城,我們看到的城牆是南宋時重建的,已經有900多年曆史。”黃永祥介紹説。壽縣古城牆有4座城門,除了東門,其他城門的取名都與水有關——南門的護城河與淝水通,取名“通淝”;西門面對壽西湖,取名“定湖”;北門面臨淮河,取名“靖淮”,希望淮河平靜安靖。

踏着古時車馬留下的痕跡走進城內,發現內牆是梯形的土坡,完全是大堤的模樣。在城內北部東、西兩隅,各有一處古“月壩”,名曰“崇墉障流”“金湯鞏固”,排水功能神奇。“發生洪水時,城外的水位高過城內,涵閘還能自行關閉,防止外水倒灌入城。”黃永祥説,如今專家們仍嘖嘖稱歎古城牆設計之精巧。

但在滔滔淮河洪水面前,壽縣古城牆保護的僅是一隅之地。1950年夏,豫皖交界地區連降大暴雨,在堤壩單薄的淮北地區引發了大洪水。房屋被沖毀,大片土地被淹,受災人數超過1300萬。中共中央接到來自安徽省委的一封報告,其中説:“由於水勢兇猛,來不及逃走,或攀登樹上,失足墜水(有在樹上被毒蛇咬死者),或船小浪大,翻船而死者……”毛澤東讀到這份報告,流下了眼淚。1950年,在毛澤東的批示下,新中國開啓了治理淮河的大業。沿淮數百萬人投入到治淮主戰場,他們住草棚,啃窩窩頭,肩挑背扛,築起了一道道防洪堤壩。

“我們腳下的正南淮堤就是1950年興築,由原來分散的圩堤合併而成。”在淮河、潁河、淠河三水交匯處的壽縣正南關水文站前,黃永祥介紹説。正陽關以下淮河干流河道左岸幹堤被稱為淮北大堤,是淮河中游防洪工程體系中保護面積最大的主要堤防。淮北大堤西端與潁河左岸相接,在安徽省懷遠縣分別與渦河左、右堤相連,組成淮北大堤渦西、渦東兩大堤圈。

百年一遇防洪新標準

1954年汛期,淮河再次發生特大洪水。“蚌埠吳家渡最高水位22.18米,流量1.16萬立方米。全市軍民2萬餘人上堤抗洪搶險,省人民委員會從宿縣、滁縣專區調遣民工馳援,是蚌埠歷史上動用防汛物資最多、規模最大的一次抗洪。”蚌埠市水利局河道管理處黨委書記李蘭才説。

淮北幹堤雖經大力防守,仍先後在渦西西禹山壩潰決,在渦東毛灘潰堤。汛後堵口復堤,國家對淮河中游防洪工程進行全面規劃。其中,蚌埠對圈堤再次進行修復和擴建設計。“修復設計的堤頂高為25.00-25.50米,超過1954年最高洪水位3米,堤頂寬10米,從此市區圈堤形成了半環繞城市的格局。”李蘭才説。

淮北大堤經逐年維修加固,加強管理,臨水側灘地有30米寬防浪林帶,背水側護堤地有20m寬經濟林帶,維護了工程完整。1971年—1992年間,在渦西橫貫堤圈開挖了茨淮新河和橫貫渦東堤圈的懷洪新河。1983年起,分期進行淮北大堤除險加固工程,採取填塘固基、導滲隔滲、護坡護岸,涵閘加固等工程措施;治理險工險段。堤防臨水坡塊石護坡累計長度有114km,河道崩岸近堤段已築有塊石護岸,堤防兩側護堤地內無水塘窪地,大堤防洪能力得到鞏固、增強。大堤建成後,歷經1956年、1963年、1968年、1975年、1982年、1991年等較大洪水,均安全度汛,取得顯著的防洪效益。

1991年和2003年大水後,對淮北大堤、蚌埠和淮南城市圈堤、蒙窪和城西湖蓄洪堤、臨王段和正南窪一般堤、壽西淮堤等370多公里堤防進行除險加固。加之與其他治淮骨幹工程配套,使淮北大堤保護區以及淮南、蚌埠等城市圈堤的防洪標準,由不足50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對確保淮河安瀾,促進沿淮經濟社會繁榮,發揮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一道生態堤岸露芳容

金秋時節,漫步在津浦鐵路蚌埠淮河特大橋下的淮河北岸,放眼望去,貨輪在靜靜流淌的淮河水面上徐徐前進,一列列火車在大橋上飛馳而過;大堤兩側,鬱鬱葱葱的植被與體育公園、休閒亭閣、小橋、徜徉在綠道上的人們……構成一幅人水和諧的優美淮河畫卷。

附近居民還記得,以前大堤岸邊違章建設碼頭貨場、房屋道路,河道內砂石等貨物堆積如山,雜亂無章。2013年12月11日,蚌埠正式啓動淮河城市圈堤沿河灘地整治工程。水利部門清理了違章搭建,恢復灘地原貌。不僅如此,蚌埠還實施淮河北岸沿淮濱河景觀帶項目。如今,一期工程已經竣工,一眼望不到邊的臨河景觀帶三季有花、四季常青,“淮濱公園”環境優美整潔。此外,蚌埠在淮河北岸大堤抗戰舊址上建成了濱河景觀帶文化牆,在沿淮堤還興建了大禹文化廣場,提升了城市品位。

在離蚌埠市區十餘公里的淮河中游的大型水利樞紐工程蚌埠閘,一段1.3公里的淮河大堤正在進行生態護坡一期工程建設。“過去,護坡用水泥澆築,雖然比較穩固,但對水體保護有影響。在坡道加入綠植後,既美觀更涵養水土。”蚌埠閘工程管理處工程科科長羅虎介紹説,他們借鑑潁上縣等地對淮河大堤生態保護的經驗做法,結合蚌埠閘水利風景區,注重提高自然生態旅遊資源的真實性、參與性,注重促進自然生態保護和傳統文化的傳承。

近年來,淮北大堤沿線城市,把生態環境的迴歸當成閃光點,通過實施移民遷建工程、淮北大堤加固工程等一批項目建設,在淮河兩岸外灘地上建起了防浪林台,配套休閒設施,打造成人水和諧、環境優美、富有內涵的淮河生態景觀。

如今,綠色發展已成為淮河兩岸各地的共識。淮安正聚力打造“綠色高地、樞紐新城”,全力建設美麗淮安、開放淮安、創新淮安、幸福淮安。金秋時節,淮安市領導赴蚌埠考察,交流推進淮河生態經濟帶建設取得新的突破。

致敬!抗洪英雄帖克豔

今年汛期,淮河經歷了歷史罕見洪水的考驗。蚌埠市懷遠縣淝南鎮燕集村村委會委員帖克豔在巡堤查險時摔倒,之後因腦出血不幸犧牲,年僅38歲。8月19日下午,正在安徽考察調研的習近平總書記看望慰問了幾位在防汛抗洪中不幸犧牲的同志的親屬,其中包括帖克豔的父親帖廣平。

“總書記説,你們這些親人也是我們的親人,也是祖國人民的親人,也都是我們心目中的英雄。中華民族遇到危難的時候,總有這樣的一些英雄挺身而出,這是偉大的中華民族精神的體現,我們都會崇敬他們。”帖廣平説,這是對帖克豔最大的肯定,也是他的光榮!

帖廣平家中大廳裏,記者看到了一張帖克豔的照片。“他不喜歡拍照片,這張還是我去大堤上給他送吃的,他的一位朋友隨後拿手機拍的……”想起兒子,帖廣平忍不住啜泣起來。

一旁的燕集村黨總支書記張吉永噙着淚告訴採訪團,帖克豔進入村“兩委”才7個月,期間經歷了疫情防控、秸稈禁燒和防汛救災三場硬仗,每一次他都衝在最前面。入汛之後,受上下游和本地連續強降雨影響,渦河水位持續上漲,防汛形勢嚴峻,燕集村“兩委”成員帶着羣眾在淮河支流渦河的大堤堅持巡堤查險。在2.5公里的防汛斷面上,帖克豔每天都要徒步30多公里。

“晚上回來很晚,他怕吵醒我和孩子,就躺在大廳的沙發上睡着了。平時他回家搶着做家務,那些天,他太累了……”回憶起和帖克豔生活的點點滴滴,妻子何花再也忍不住眼眶裏的淚水。

巡堤查險,考驗的不僅僅是體力,更重要的是責任心。和帖克豔分在一組巡堤的村委會副主任何國榮回憶説,對於堤坡有雜草等障礙物的,細心的帖克豔不光會用竹竿撥開查看,還會把障礙物轉移到堤防之外,確保巡堤查險的質量和效果。

7月24日,在燕集村幹部羣眾連續堅守的第四天,下午4點,正在專注查找堤防隱患的帖克豔腳下一滑,摔倒在了堤壩上。緩了一會兒,滿身泥水的帖克豔在大家的幫助下努力站起來,回家換好衣服後又繼續巡查,直至夜裏……

第二天早上不到8點,帖克豔就又趕到黨羣服務中心值班。上午,他還跟張吉永討論汛情,説下午要繼續巡堤。但到了下午,村民發現帖克豔狀態不對,勸他到附近的燕集醫院檢查,不想被診斷出腦出血。隨後,帖克豔被送往蚌埠市第三人民醫院進行手術治療,經全力搶救無效,於7月31日不幸離世。

採訪團 李超 劉志清 陳維祝 陳良玉 顧楷 劉權 劉海峯 譚鑫 邵陽

融媒體編輯 曹盈